Korening

微博:weibo.com/korening
Koren的(主要是)同人创作和一些灵感

只能在社交网络倾倒一些self reflection的东西。是真正被黏着的需要性,而无关真诚或开放。也不觉得这是self care的。这个名词太浪漫了,我觉得。不管是pity也好,narcissistic类,或者是相像一个更好的自己在为自己做事情。无论如何都不是我所能同感的,care,的意思。

self care流露出一种,美好的,积极的,资本工业健身房才会有的幸福许诺。而还是原子化的生产。有时,自己反刍了八百遍的东西,十分内心坚强,也会倍感怀疑。如果没有人一两句确认的话,谁能这么活下去?如果周遭没有人有力量来支持,那自我的坚持也非care吧。就是一种坚持而已。

也已经付出了好多好多倍本来不必要的精力、努力。我知道对于很多人来说,一份心理安慰,一种缓解机能,是有用的,也够了,一个人生的坎很具体也可诉说的。但就是,于我而言,没有那个具体的问题――说是哪件事,都并非是的。

我也不想每天攻击别人,让别人都害怕我。问题是,比如那篇左利手帖说――他们认为只要持续不断的批评别人,别人就会按照他们要求的去做――问题是,这其实是有用的;而且身处一个位置,有时候你别无他法。
比方说,很多人不觉得我会是会威胁、谈判和绝交的那种人。那是因为我本身不愿意这样;我不希望用道德困境来逼促他人。但是对于,尤其是很多国人来说,就会误以为我是好控制的,我很easy,在我这哄哄,跟我要帮助,都是很好完全正当的。我自己则不需要回报。

好言相劝 = 妥协 = 还是不解决你的问题 = 哄哄就没事了。虚伪的许诺和安慰,一个套一个的瞎话。平凡的关系间,最擅长这种祝愿,也最擅长这样的诅咒了。意思就是,我看到了,但是我选择不管你,你过会爱咋咋地吧。有些人觉得自己处理得特别平稳――这时候周围没一个能说得上话的。

用自己十万分持久的努力,去弥补他人一刻半刻的忽视。这对于他人来说,时间感其实很短,都是习惯性的,来,下一个,来,干别的去了。

所以我有特别攻击性的一面,就是受不了了。记得有一次在旅馆中和父母继续吵留学事宜。我说,我已经决定了,我就是告知你们一声,你们支持不支持,我都要去,我可以毕业找工作、打工去(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)。他们就是反复提取,你学不会德语呀,这一个要点。我就说,那也要看是什么人。

我就觉得我肯定能学会――况,学不会能怎么样了?考个B2我就不能在找工作时更有优势吗?我知道大家都不是坏人,我也没法说,和我的认识有偏差,和我读的东西不一样。如果是找工作,那肯定学不学德语其实无所谓,我只是这么一说;我不喜欢的就是,从*来*就*没*开*始*过。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“追求”这件事的。反正我就觉得,因为害怕或者逃避,退而求其次的东西,最后得到也不会觉得多好――也不是自己想要的,还要安慰自己,这也不错了,起码 ………

其实这方面我挺男性思维的,或者说,我觉得男女都无所谓,它就是这么一回事,有些人就是这样。重点不是你要干这个好,那个不好,而是,你要允许我以我想要的方式干我想干的那件事。上上下下,很多人觉得,偷偷表示不赞成,再糊弄过去,再不提起,再怎么样,过去就过去了,压下去就压下去了,就算了,就没有事了。很多人在面对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。

虽然很多人也对现实不满,但是他们和现实现存方法是一样样的。

那天没事我也自己测了个坐标。一看,也明白我的确是左右条都相对平衡的那种。但是在实践上,我又好像严厉。并不provocative,就是严肃得很。除了真的有感而发,有时候看到所谓自诩知识分子,也随处互相留言逗乐、攀附,我都觉得没意思。而我尊敬的一些人就没这样做过。要不然就是他们可能太单纯了,自然而然就向往,就像这种追求靠过去,也无所谓处心积虑的经营。

我靠,只能今天继续尝试去学习。其实我秘密地要吐槽,我觉得抑郁症也有一点好的,可能就一点,就很容易让人看透一些东西,发现一些过去无球所谓的牵连。并不都是虚假的认识,病人认识。非要说有病;我只是觉得,我会难受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