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rening

微博:weibo.com/korening
Koren的(主要是)同人创作和一些灵感

梦(7)

20180328

梦到了童年的姥姥家复合市场街。市场的小贩熟人住在一个杂居的大房间,排队买早点的和张爱玲同名的女子,聪明却瞎主意多,画着墨绿眼线,脸颊冰冻一样团团粉色。她和拿着勺打早点的老板娘嬉皮斗嘴,因为给后者丈夫出了歪着。外面灰蓝色的云很低,底下结着反光的冰,但不厚。看着自己早起要选的衣服,要去上一个很正经的课,金黄色和枣红,都很温暖。隔壁不上班的同性男子,让不是男友的男友拍一些舒适的照片,和户外的寒冷截然不匹配。可是这并非乐趣,而是用来要挟挤兑另一位男友的;当然也算其乐趣。


20180516

早上的梦,吃火锅鱼,看漫画,和我姥爷全家聚餐,去学校看到前前前任数学老师在搭讪前学生时裤子掉了;我,摩擦摩擦。总之这些都没有实现。(醒来想想好累,最近很少做鲜明的梦了。) 


20180517

早上的梦:买了两双新鞋,一双很高跟灰色圆头,一双黑紫色低跟方头,但设计都差不多;和不知道谁搞对象;参加一个集体队列什么什么表演超级不耐烦。 


20180527

刚昏迷了简直,梦到找了一个熊肩膀男朋友


然后,二十好几世纪的避孕套,是一个密封管,扣掉某扣可以自行流入管中某原材料液,几秒什么的快速成型。 (意义何在?) 然后熊男一扣就抖擞了,管里自动成型如蛋花汤一样碎。(是不是故意。)

一个高质量科幻春梦也破碎了 这个专利不行 …… 




20180611

(又 ) 梦到回去高中上奇怪另类的补习班重新考大学
饶了我吧 …… 




20180619

想起早晨的梦貌似是,和某虚拟的同学一起做什么满紧张的任务 


20480626

梦到和我妈一起游玩。先是在很奢侈的,类似机场大厅的地方看窗外的大海,大海里很多只长腿大型犬在冲浪;上岸之后湿漉漉地回来,在大厅地上积很多滩水。后来我们去了旁边很穷的小镇,镇上大约都是在豪华大厅打工的人。我妈想买一个三块多的塑料盆,又看到店里到处都是泡在泡沫水池里正待洗的盆子,就没有买,带我出来了。
不知为何,我没有裤子和外套 (乃睡觉装扮 )。我妈拦住kaz (是的 …) 说,借一件上衣吧,kaz给了我一个graphic黑色无袖t恤。然后我们变成三人组队旅游。似乎途中历经很多景点 ……然后在一条普通的大马路人行道上,kaz扯了扯我t恤的两边,想要把皱褶捋平。我说:kaz(桑 ),你应该有很多二十代的女朋友吧 (同时交往 )。kaz (请代入他特有的平和的声音 ) :是啊。但是 ……我对每个女朋友都是有感情的。(………) 说完,我们就走入了一片大雾,我还想努力分辨一下,后来看到人们都逆向跑回来,于是我们三人也回头跑起来。这是一片能快速扩散的迷雾。跑着跑着,kaz独自冲进一个黑乎乎的居民楼里,决定躲到楼上。我和我妈也准备跟进去,一个路人突然拦住我们:进不进那样的地方,实乃自己的选择,随他去就好。于是我和我妈就沿着街走了,没再管他。想想那栋居民楼可能也是迷雾诱饵的一部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这个梦各种象征好强




20180706

早晨在做搞对象的梦,一群男男女女,一起租某教授的airbnb,看电视 (……)玩,还是那种古早加字幕香港片之类。房比较小,但房顶很高。下午时分教授回来了,竟然在喧闹中,坐在我们后面的书桌上学习 学了一会他又要睡觉,于是我们大家都散了,分别找床和沙发等坨起来。 我和一个人搞对象一样在一起――但是我能感受到并不是真搞,只是彼此有感觉――这人到底是谁 

后来大家去一个乐园般的地方游玩,遇到了在地下室开会的彩虹某员工小组,遇到了在广场露天咖啡角和朋友吃东西的德哥。一朋友:没关系,过来过来吧。彼时德哥身边有几个粉丝在站着聊天。

但是我这朋友是谁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醒来屋里无比闷热,我的左手臂又麻了,小拇指完全不能动,我这个揉啊搓啊血液终于流通了,我还以为它要凉凉了 ( 虽然僵硬的时候的确凉了 ……





20180709

梦到龙卷风与日光交替,窗外涨水,一扇玻璃窗扭曲而对不住窗框下坠。飞过的喜鹊在水面投下鲸鱼的影子。邻居是新近结婚的中国人,里里外外挂满了红纸花和喜字。梦到类于蒙古的人到来,类于韩国的人冲出来,仿佛双方要混战一场。我拽着几个小孩,脱口而出自己也不懂的熟练语言。风暴过后的家,突然像被时间重置,所有的摆放和风景,都回到了风暴之前一天。


20180714

梦到闷热的夏天里,在中学教室一样的地方,寻找秘密的某讲座联系人。会说流利日语的台湾姑娘。阅读某作家陈旧的博客。灰扑扑的墙,马路中央放着水的转盘,嬉闹的人群。和几个旧同学被太阳晒得大汗黏黏,排队挤公交。
在此之前的梦是,在一个很大的场所里,学习、做饭、搞对象 (但不是很好的对象 ) 。带有神秘性质的地方。



20180716

梦到有三件同款薄羊毛大衣,黄,淡紫和灰的。家庭聚会穿了黄的。画了很多冰川、恐龙、大海、礁岩等图画,非常细致的写实风格,有科学图片,有纯艺术的。把这些图拿给某拥有三个孩子的北欧瘦长家庭主夫看,结果发现他热情过于高涨。他秘密地不喜欢家务,做一个温柔体贴的丈夫很无趣。和妻子其实也不在一个调上。

……看到他对交流图画过分投入,为防止婚外恋我撤退了





20180724

梦到和小学的同学挤着一起设计某概念绘画并展示。第一个上台的女生尖尖调,很出风头但画不太好。和另外个人散步。和以前暗恋过的小男生聊天。外面坡道很长很陡。



20180801

梦到不知干何超级累,包括捡自己掉在地上的一些个头发,还想,我怎么脱发这么多 



20180808

在坠入睡眠的一刹那,梦到今天刚上的吉他弦像爆竹一样崩断,发出炸裂的声音。又惊醒了。不过现实中不止一次遇到断弦,并没有那么可怕,只是“哦,断了”而已,也是很普通的一声。 


20180816

梦到在以前和姥爷一起住的家,拿遥控器控制昏暗的电视,看一部分彩虹九十年代影像的隐藏内容。一段是类似九六年打扮的综艺谈话,屏幕跳频段彩条,听不懂说什么。另一段是live小场,唱着歌到一半,hyde扮成老爷爷一样,戴着老花镜开始mc,内容大概是解释自己性格之类的。都是日语,实质是不懂。还在想需要字幕,可惜这次看完就完了。

还有一个梦是在一个社区拿电脑做盗版碟,遇到了警察两位,装作扎幌来的留学生。日式中文口音还不错。(在梦里 )




20180829

哦对,今早梦的是和我爸 (?) 一起在漂浮的升降台上,去给一个学校礼堂操作演唱会,有大屏和特效。同时还在担心做另外一件事。当时正在放映的歌是Ophelia…



20180831

早晨梦到童年的坡道前的围墙外,是壮阔的层层大山,有一段土墙,湿乎乎的树从,淡的雾。住的屋内是拥挤的各种亲人熟人。 




评论

热度(2)